<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第964章 你想回去?

作者:懒猫不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绿洲中的领主冠军之光

恋上你看书网 www.4307656.com ,最快更新三国领主时代最新章节!

    结束与庙街十三少的通讯,鱼不智眉头皱了起来,许久没说话。

    “怎么,担心他不上钩??#26412;?#20037;发问道。

    “嗯。”鱼不智爽快承认了。

    “我觉得不至于,庙街十三少明显已经动心了。”

    平心而论,他认为鱼不智刚才那套说辞相当有水准,逻辑层面没问题,行为模式契合习惯,?#38057;?#20998;考虑到非鱼领实?#39318;?#20917;,尤其是非鱼领经济窘迫急需经济增长点,贴心送上诸侯玩家特有的赚钱妙招,将非鱼领接手飞地的概率再次提升,而?#39029;?#35834;帮非鱼领解决后勤补给难题,可谓诚意满意。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庙街十三少不掉坑里,似乎都有点说不过去。

    “他是动心了,但他家军师是历史人物,庙街十三少不知道高原风险,军师不会不知道,庙街十三少不是刚愎自用的性子,结果怕是不容乐观……”

    久久发不禁语塞。

    的确不该奢望历史人物没眼力,非鱼领军师毕竟不是平庸之辈,而是早已证明了自身能力和价值的牛人。鱼不智刚才忽悠庙街十三少时,一直试图快刀斩乱麻把飞地归属权先敲定,应该也是考虑到很难骗过非鱼军师,生米做成熟饭,即便庙街十三少回头?#22836;?#24724;,逐鹿领也已经成功实现解套。

    “如果非鱼领不接手,也没其他人要,怎?#31383;歟俊?br />
    “凉拌。”鱼不智没好气道,摆明不愿看到那种情况出现。

    久久发不再说什么,真正全面掌握高原飞地利害关系的玩家屈指可数,他恰好是其中之一。对高原飞地了解的越多,就越清楚处理飞地多么困难, NPC世界对待飞地态度呈两极化,推崇和赞誉者众,能提供实际帮助的少,最蛋疼的是,法理上对飞地有发言权的势力都不愿承担责任,逐鹿领不得不?#25042;?#38754;对羌人世界的报复,跟找死没区别,只是想想都让人头大如斗。

    这时易风匆?#26131;?#36827;办公室,作礼毕,垂手而立,并不言语。

    久久发长期代表军团对外交涉,知人情明进退是基本素质,知易风定是有要紧事禀报又不便让自己知道。当即找了个借口离开。人走得够洒脱,心却久久不安稳,久久发知道逐鹿领很多秘密,自忖很可能是除鱼不智外,掌握逐鹿领最多秘密的玩家,还亲自参与了营救飞军行动,若跟飞地有关,易风没必要对自己隐瞒,大概率是为别的事,鱼不智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38752;浚?#19981;该瞎琢磨,越琢磨越想知道,要不要回去偷听……

    城主办公室。

    “怎么?”鱼不智问道。

    “贾文和想见主公。”

    鱼不智点头,?#20247;?#27714;见是意料之中的事。

    飞军护?#25512;?#23478;眷返城遭遇?#39134;保众急?#29616;超乎寻常的淡定,不急不躁,可他几个子嗣全?#21487;?#38519;危局,?#20247;?#30495;能心如止水才是?#36136;攏?#21482;是养气功夫?#24846;?#28145;厚,没有表露出?#31383;?#20102;。要知道?#20247;?#26412;已接受领地安排去?#24651;?#22352;镇,至今留在飞鱼领未起行,就是在等营救结果。救出王平和贾穆等人后,鱼不智为高原飞地东奔西跑,现在才回领地,?#20247;?#24597;是已望穿秋水了。

    “我待会去飞鱼领。”

    ?#25670;潰?#36158;文和已回主?#24688;!?br />
    “在?#27169;俊?br />
    “他不愿在主城抛头露面,在传送阵处等候。”

    “看样子等急了,可怜天下父母心,”鱼不智摸着下巴:“我这就过去。”

    几分钟后,鱼不智发觉自己实在不该随便臆测?#20247;?#30340;想法。

    ?#20247;?#36825;种级别的顶尖谋士,所思所虑恐怕不是正常人可以主观推断的。?#20247;?#22238;主城求见并非为了贾穆等人安危,而是直?#28216;?#36215;高原飞地处置情况。

    “不太妙……”

    鱼不智将?#24052;?#32501;竹、长安、肤施等地交涉的情?#21361;?#21407;原本本讲了一遍,直言原本还打算去河北找袁绍和公孙瓒,争取两位大佬向益州和长安施压,但与朱儁一席深谈之后决定放弃,自己不想在注定没结果的事上浪费时间。

    ?#20247;?#40664;然点头,表示认同朱儁的看法。

    “我刚才联系了非鱼领主,希望说服他接手,他要考虑,情况不乐观。如果非鱼领拒绝,高原飞地基本算是砸在我们手里了。”鱼不智叹道。

    “朱公伟看得透澈,?#22868;众?#36947;,“但尚书台出公文并非全无可能。”

    “文和有办法?”鱼不智精神一振。

    “有一策,九成把握。”

    鱼不智大?#34917;?#26395;,以?#20247;?#30340;超卓智慧和?#20599;?#24615;情,敢说出有九成把握,基本相当于铁板钉钉了,留下一成不过是不想把话说死。尚书台出具公文,是刘焉接手高原飞地的先决条件,?#20247;?#35828;能搞到公文,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鱼不智还是有疑虑,问道:“凉州军肯为原本跟他们无关的事得罪刘焉?”

    ?#20247;?#36947;:“只要逐鹿领给得出他们想要的筹码,发份公文,应该不难。”

    “怎么做?”

    “送我回长安。?#22868;众?#24179;静道。

    鱼不智面上笑容攸忽敛去。

    凉州军打手多智囊少,一个优秀智囊对凉州军的重要性,看看李儒就知?#25042;耍?#20026;一群精兵悍将?#34892;?#25972;合起来,提供极具水准的指导和谋划支持,凉州军甚至有能力跟天下为?#23567;?#26446;儒随董卓而?#29275;?#20937;州军一度失去了大脑,在朝廷可能的追究压力面前惶惶不可终日,另一位凉州顶级智囊站了出来,指引他们走上了兵逼长安的逆反之路,并最终成功占据长安,方有凉州军今?#25307;?#22825;子百官?#21497;?#21496;隶的局面。凉州军对顶级智囊的信?#25285;?#36828;比其他势力表现得更为明显。

    凉州军过往诸多经历,让他们对非凉州系人员有着本能的忌惮和提防,他们上位手段不正,冒天下之大不韪夺取权力,自己也知道行径当诛?#25243;澹?#20110;是更加不敢相信外人,非凉州系的那些人才随时可能成为凉州军掘墓人,自打凉州军掌控长安后,对朝中大臣的态?#35748;?#26469;视同草芥,随意罢免诛杀,本质上还是因为不信任。他们有强烈危机感,外人不可?#29275;?#21482;能抱团取暖,对凉州系人才有天然的亲近感和信任感,智囊更是非凉州系的不予?#23578;擰?br />
    窃国上位,缺乏与朝?#36158;?#26059;的能力,缺乏与关东群雄勾心斗角的智谋,是凉州军目前最大短板,也是最深切的痛。

    ?#20247;?#26174;然是凉州系不可多得的谋士,失去李儒后,其地位更不可替代,单凭?#20247;?#25786;掇大家兵逼长安,?#20247;?#30340;功绩就足以让所有凉州大?#34892;?#26381;口服,完美取代了后李儒时代凉州集团没有顶级谋士?#30446;?#30333;,取代李儒成为凉州新大脑是必然的事,历史上?#20247;?#23601;是这样上位的。游戏中?#20247;?#36816;粮失踪,凉州军认为他应该是遭遇了意外,但对?#20247;技?#30519;的保护不遗余力,发现家眷被人接走后不惜动员大批力量搜救,也不难看出凉州军对?#20247;?#30340;尊重。

    将?#20247;?#36865;回长安,凉州军迎回大脑,的确是凉州集团梦?#20081;?#27714;的馈赠。与迎回?#20247;?#30340;收获相比,发份让益州难受的公文带来的风险根本不算什么,?#35757;懒?#28937;还有胆兵出益州,反攻长安?给个天胆他了不敢!

    所以?#20247;?#35828;此策?#23567;?#20061;成把握?#20445;?#32477;对不是在吹牛。

    可为了解决高原飞地归属难题,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王级谋士送出去,还是三国时代最顶尖级别的谋士,鱼不智怎么可能点头?以?#20247;?#19982;凉州军关?#25285;?#22238;长安后势必飞黄腾达,再想起飞军为保护?#20247;技?#30519;几乎全军覆没,王平痛苦难以自抑的场景?#36335;?#23601;在眼前,鱼不智心中陡然升起?#36824;?#26080;名火。

    “你想回去?”鱼不智看着?#20247;跡?#19968;字一字道。

    “非也。”

    ?#20247;?#23519;觉到鱼不智的不快,忠实的?#21592;?#20027;义者心知必须及时消弥误会,遂垂首作礼,自然回避了同愤怒状态下的鱼不智目光接触,平静道:“为谋主者,?#26412;?#20107;论事。目前看,能确保尚书台发公文的办法就是我回去。”

    “在下虽不才,回长安做个尚书还是不难,就算李稚然(李傕字)不愿轻易开罪刘君郎,或者事后想赖帐,在下最不济也能私下发份公文出来。事后李稚然等人即使知道,也不至于拿我怎么样。”

    ?#20247;?#38405;历丰富,智计过人,对人心的握尤其精到。他清楚自己的价?#25285;?#26356;了解李傕郭汜等?#35828;?#34892;事作派,?#36816;?#22238;去为换取公文条件,凉州集团绝对不带丝毫犹豫,可若是人先回到长安而公文因故未出,凉州集团赖帐也不会眨一下眼睛,高?#25042;怪?#22823;佬的节操是会倒霉的。但正如?#20247;?#33258;己说的,实在不行他自己搞份公文出来,李傕等人也不会上他家兴师?#39318;錚?#29978;至多半提都不会提,所以?#20247;?#30456;信自己安全有保?#24076;?#20182;太熟愁李傕郭汜等人了。

    “你想回去?”

    同样的问题,不过鱼不智神情已缓和了许多。

    “我的意愿不重要,是否拿我?#36824;?#25991;取决于您。?#22868;众?#36824;是低着头。

    鱼不智眉头皱得更高。

    ?#20247;?#30340;谨小慎微看来早已深入骨骼,依?#24187;?#26377;正面回答他提出的问题,有可能涉及到立场判定的细节绝不轻易表态。为什么不正面回答?说想回,得罪刚认不久的主公;说不想回,今后万一传到凉州大佬们耳中可不太好,所?#36816;?#24615;含混其辞,似是而非随你猜……

    跟?#20247;即?#20132;道,和与徐庶相处的感受完全是两码事,心累……

    但这是立场问题,关乎能信任你到什么程度,岂能让你就这么混过去?

    “你想回去?”

    鱼不智第三次问道。

温馨提示?#24717;?#21521;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23548;?#36820;回列表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