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1435.江湖有你(7)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绿洲中的领主冠军之光

恋上你看书网 www.4307656.com ,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江湖有你(7)

    林雨桐此刻没时间看人家的笑话,她看向一串八个姑娘, 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之前只说买卖女子, 又说卖往西域, 去?#28216;?#21548;说过有正主现身。如今这八个侍女的出现, 叫林雨桐确信,?#36153;?#20811;已经来了中原。

    他是受完颜洪烈的邀请来的。

    林雨桐就问说?#39608;芭费?#20811;如今在哪?#20426;?br />
    那领?#36820;?#22993;娘露出几分鄙夷来?#39608;?#19985;八怪!你这样的人便是想去伺候我家少主, 我家少主也不要。问我们少主做什么?#20426;?br />
    嘿?!林雨桐就纳闷了:这?#36153;?#20811;是怎么调|教这些姑娘的?这忠心的程度可真真是没话说。

    她也不废话,转身就出去了。对这些人,自己如今这样的身份可不?#23567;?br />
    晚上的时候, 四爷就眼看着林雨桐换了一身大红衣裳, 然后用红纱遮面,就先问说?#39608;?#20320;这是做什么?#20426;?br />
    林雨桐‘嘘’了一声?#39608;?#19981;是想?#36951;费?#20811;吗?#20426;?#30475;着就好!

    那些侍女被关在一间土屋里, 跑是跑不?#35828;摹?#20986;去的路她们都?#20063;?#35265;!

    这些姑娘倒是也不惶恐, 还想着外面的侍卫都是男的, 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架势, ?#19968;?#20250;用美人计, 想来要出去也不是难事。

    谁知道半夜里,一道人影飘了进来, 出手如电,只一眨眼的工夫, 八个人身上的穴位都被解开了。几个人惊疑的看着此人?#39608;?#20320;是谁?#20426;?br />
    “不想死就跟着我走。”这人说完, 身影一飘, 瞬间远去。

    几个彼此对视一眼, 不敢耽搁, 紧跟着就运气轻功,逃了出去。前面的人影不远不近,能叫她们看见,却怎么也追不上。只一路跟着这人,周围的路根本就没注意看,只怕把此人跟丢了。等追上的时候,都已经是码头了。那人站在船头,几人再不犹豫,一一跳上了船。

    此时,领?#36820;?#20365;女心绪才稳下来,抱拳给此人见礼?#39608;?#19981;知恩人高姓大名……”

    “不是什么恩人。”这人开口便道?#39608;?#25937;你们不是为了你们,只是叫你们给?#36153;?#38155;带句话!”

    几个大惊,此人竟然敢直呼老主人的名讳。

    “你究竟是何人?#20426;?#20960;个人不由的都出声,问了一句。

    林雨桐看她们彼此搀扶着,站在船头,猛地就搭在一人肩膀上,北冥神功运转起来,几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串在了一起,想撕扯都撕扯不开,身上的内力顷刻外泄,不由的叫人骇然。不过此人好似没有真想为难她们,内力只被吸走了一半,对方的手就?#35835;?#22238;去?#39608;?#19981;要你们的命,是留着你们传话的。想知道我是谁,叫?#36153;?#38155;来问我!再问问他,神木王鼎他要还是不要!若是要,半月之后,湖上相见!”说完,身体飘然而起,足下轻轻在船艄一点,船就如同离玄的箭,朝远离码?#36820;?#26041;向飘去。

    至于那人,只一瞬,便不见了人影。

    几个人心有余悸,靠了岸哪里敢耽搁?迅速远离了这一片直达县城。而后,给?#36153;?#20811;传了讯息,这人邪门的功夫先不说,只说‘神木王鼎’,虽?#24187;?#21548;过说,但能直呼?#36153;?#38155;的名字,想来一定是大有来?#36820;摹?#24597;误了事,偏那邪门武功的事在密信中又说不清楚,只得?#20154;?#20102;神木王鼎的事。

    其中一个姑娘说?#39608;?#22905;说叫老主子半月来见。”

    领?#36820;?#25671;头?#39608;?#32769;主子远在西域,如?#25991;?#26469;?她要见的必然是少主。”

    却说正赶往汴京的?#36153;?#20811;接到消息,不由的面色大变?#39608;?#31070;木王鼎?#20426;?#19981;是早已经遗失了吗?

    林雨桐也是在赌。这任何东西,都不能是?#31350;?#26469;的。黄药师和洪七公的师承有出处的话,那么西毒呢?#20811;?#30340;传承传?#38405;?#37324;?

    论起DU,丁春秋能当老祖宗!当年的星宿派,树?#20809;?#29492;散,子弟?#32435;ⅲ?#34255;匿于江湖,又远离了中原地带,难保不会有人在西域活动……所以,若真是遇到一?#25163;?#22909;的徒弟,学成那么几分用DU的本事,也不奇怪。

    而对于神木王鼎,丁春秋那是何等的重视,若是星宿派那些弟子一代一代没断了传承,必然是听过这个物件的。如果?#36153;?#38155;的来历确实是如此,那么神木王鼎的吸引力,只怕比那劳什子九阴真经的吸引力还要大。

    不过唯一担心?#26408;?#26159;,?#36153;?#20811;究?#24618;?#36947;不知道,世上有这么一种?#36816;?#20204;修炼DU功极其有益处的至宝呢?

    她是真不确定,但四爷却确定,?#36153;?#20811;必然知道。

    “?#36153;?#20811;不是十七?#35828;?#23401;子,他是三十五六了,这个年纪了,早该把?#36153;?#38155;肚子里的故?#32511;?#23436;了。”

    林雨桐这才恍然,一?#21738;?#38376;子:又被影视剧给误导了。

    郭靖黄蓉杨?#30340;?#24565;慈,都是十七八十六七的少年人,这?#36153;?#20811;跟黄蓉?#26408;?#32544;,不由?#26408;徒?#27492;人也归纳为他们的同龄人一类。但其实,人家就是三十六七了。

    这容易出现年龄错觉的几个人,一个人就是?#36153;?#20811;,另一个就是尹志PING。

    ?#36153;?#20811;跟黄蓉差着小二十岁,尹志PING 也跟小龙女也差着小二十岁。

    中年大叔……哪怕帅,可还是觉得有点别扭。这压根就不搭配!

    正等?#36153;艨说?#21040;着急呢,尹志PING跑来了,过问那几个侍女怎么处置。

    林雨桐能告诉他吗?

    她只一副失望的样子看着尹志PING?#39608;?#25105;问过那几个侍女了……尹道长没有什么话要说吗?#20426;?br />
    尹志PING被这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心里不由的一跳,那件事被人知道了。他急忙道?#39608;?#37117;是这些妖女引诱我的?#20426;?br />
    那天晚上,他跟踪过去,这几个妖女明显发觉了,却只做不知,在一起沐浴游戏。?#20154;?#20204;走了,他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却见一打扫浴室的婢女,脚下一滑,落入了汤池之?#23567;?#19968;个弱小的女子在水里扑腾,哪里有不伸手搭救的道理。那女子一身纱衣,落水之后纱衣裹在身上,曼妙的胴|体就是那么展露在他面前,这……他哪里受的住?

    但此时他如何?#20808;希骸?#30333;驼山庄以DU出名,我是受了暗算,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催|情|药……”

    林雨桐心里冷笑一声,也不跟他做纠缠,只提?#35757;潰骸?#33509;是真被算计了,那她们又怎会只这么就完了。若是除了这八个人还有别人知晓此事,又是诚心在算计你,你说,他们下一步会如何?#20426;?#35828;着,她又长叹一声,“你是邱道长的高徒,你的名声便是邱道长的名声。此事当?#34987;?#31435;断才是。你们家到了你这一代,只你一根独苗。你叔父也有叫你归家,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打算。不若此时,拿着你叔父的信,回师门禀明了原委。将来,便是闹出?#38706;?#26469;,也牵扯不到你的师门,免得叫你师门上下,因你而蒙羞。”

    尹志PING被说的面色通红,羞愧?#35757;?#21364;又不知如何辩解。林雨桐一副体贴的样子,“我们跟你叔父,平辈论交。之前也见过马道长,更是曾经受过全真教的恩惠……此事我自是想想个两全之法。若是那邪魔歪道,将那女子杀了便是了。可她又何错之有?这事除了这?#31383;歟?#20320;若是还有旁的更好的法子,也只管说出来,咱们参详参详。”

    哪里还有别的法子。

    “是小子玷|污了师门的清誉。”他低头拱手行礼,“我这就回师门去,总得有个交代。”

    看着他几乎是?#21482;?#32780;逃的身影,四爷?#20013;?#20102;一封信,叫了赵金?#39608;?#23558;信交给卢东来,尽快递给丘处机。”

    卢东来的身份很方便行事,哪怕留在这里,洪帮主不也没说什么吗?#20811;?#20381;旧是丐帮的人,依旧可以用丐帮的人脉和资源。再加上愿意给这封信付邮费的话,那就更方便了。

    四爷信上写什么了?自然是为尹志PING说?#27809;埃?#27605;竟人家是为了被掳劫的女子才出的差错,对吧?还是自家主动提的这事。所以,无论如何这事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没说人家徒弟半句不好,信里也就说说了事情的始末,但看?#21483;?#30340;丘处机几乎气炸了。

    此时丘处机不在钟?#20185;剑?#32780;是在汴京城?#23567;?br />
    收到消息之后几乎是羞恼交加,说什么行侠仗义!你便是跟踪人家,侍女洗浴你缘何藏身左近窥视?既然知道人家已然发现,那你这么做岂不是更没有道理。

    说来说去,不过是动了色心而已。

    因此,在?#35828;?#36935;上正一路要往师门赶的尹志PING,哪里还有?#25512;?#30340;?#24656;?#20986;师门都是轻的,?#25353;说?#23421;徒,不配我全真教!”

    说着,出手就直接废了尹志PING的一身武艺。饶是再怎么求也是无用。

    将此孽徒逐出师门,紧跟着就给重阳宫去信,告知此事。更是要大张旗鼓的将这消息送到各武林同道的手里,以示全真教驭下公正?#20384;鰲?br />
    林雨桐给尹志PING说的办法,那真是顾全面子的做法,谁知道这位邱道长完全不领情,做人做?#36335;?#24471;讲个堂堂正正,徒弟办下这事,多余的一概不问,只问是不是跟青楼女子有了鱼水之欢,不等尹志PING辩解,抬手就下了狠手。

    一个有武功傍身的人,突?#24187;?#20102;武功,就跟被人扒了皮似的,哪哪都不对。

    浑身无力,走路都带着喘的。浑身?#26408;?#32476;像是受了?#26377;?#19968;般。他能依仗的只有身上的钱财还有之前跟丐帮的一点交情,拜托他们将自己送回去,送到叔父的家里。

    尹东山在沿湖也给自家盖了院子,原本就是想给侄儿安家用的。尹志PING能回的只有那里了。

    而此时,林雨桐一身红衣蒙面,悠悠的站在一艘小船之上,负手而立。

    入夜子时,笛声入耳,林雨桐不由的戒备起来,这笛声驱使的是蛇。这种生物,说实话,她是一点也不?#19981;丁?#20294;见过超级大的蛇之后,如今这种玩意,就是小意思。她现在所担心的,不过是这些DU|蛇万一流窜到谁家,误伤了人可怎么好。

    至于寨子,别说蛇进不去,便是蛇虫鼠蚁也都进不去的。四爷给的符箓那都是真的,效果好的不得了。再加上给里面种的药材,蛇鼠之类的也不?#19981;?#36825;种味道。如?#35828;?#32467;果便是,今春要播种,寨子里还得种植作物的话,必须从外面买几箱子蜜蜂来,要不然授粉都是?#20365;狻?#24403;然了,蚊子苍蝇这种生物,生命力是相当顽强的。今年林雨桐给院子里种了更多的驱蚊草,就是烦这些东西。

    之前想?#25490;费?#20811;会来,却没想到这么紧的时间,竟?#25442;?#26159;带着一拨的毒蛇就来了。

    她心里多了几分恼意,脚下用力,船就朝着笛声的方向快速飘去。

    ?#36153;?#20811;手里拿着笛子,微风吹起袍子,带着几分翩然。他目力所及之处,一女子宽袍广袖像是踏波而来,看不清容貌,可这曼妙的身姿叫他确定,这是一绝世美人。

    心里一动,这笛声就停了。他脸上带上了笑意,往前迎了几步,从船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39608;?#21407;来是姑娘找在下,实在是抱歉的很。若知道姑娘是如此美人,我便是飞也会飞来的。”

    林雨桐瞥了他一眼,只看向一边密密麻麻的蛇。

    ?#36153;?#20811;轻笑一声?#39608;?#27809;吓到姑娘吧?姑娘放心,它们很乖,我不叫它们伤姑娘,它们万万是不?#30097;撕?#22993;娘的。”

    林雨桐冷哼一声?#39608;?#33509;是你养的这些牲畜,?#30097;?#19968;人,我叫你白驼山庄上下,求生不?#20204;?#27515;不能!”

    ?#36153;?#20811;面色一冷,但紧跟着就笑了?#39608;?#22993;娘何必撂下如此狠话。我白驼山庄在江湖上立足到如今,仅凭几句恐吓,还是吓不到的!”他也看出来,这姑娘的功力未必多高深,但他也不敢大意,几个婢女所说的,此人功夫法门有些邪。他收起旁的心思,只道?#39608;?#21548;闻,神木王鼎在姑娘手里……你将它给我,而我保证,这蛇绝对不伤一个无辜,可好?#20426;?br />
    果然!?#36153;?#20811;知道神木王鼎。

    林雨桐心里一松,就笑?#39608;?#20320;还是真是胆大包天,既然知道神木王鼎在我手里,你就不想想,我是从哪知道神木王鼎的?#20426;?br />
    ?#36153;?#20811;眼里的幽暗一闪而过?#39608;?#22993;娘不说,在下也有几分猜测。便是姑娘那身化功的法门,也是早已失传的武学……”

    化功?!

    还是将北冥神功当做了化功大法吗?

    那么说,西|DU确实是传承了星宿一派的DU功了。

    想这东邪西DU?#20185;?#21271;丐中神通,一灯大师就不说了,大理?#38382;?#30340;传承没断。丐帮因为虚竹也算是将降龙十八掌给传了下来。周伯通却是王重阳的师弟,算是江湖后起之秀。这三人人人都有师门,只东|邪和西|DU大家只知江湖名,却无?#21448;?#26195;他们的师?#23567;?br />
    见林雨桐没说话,?#36153;?#20811;继续道?#39608;?#22312;下不敢觊觎姑娘的神功,只要愿意将神木王鼎归还……”

    “归还?#20426;?#26519;雨桐笑问一句?#39608;?#36825;么说来,你?#21069;?#39548;山庄,自认是星宿海余孽了!”

    星宿海三个字一出,?#36153;?#20811;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

    叔叔曾经特意说过,有两个地方出来的人不能招惹。

    一是天山,二是星宿海。

    可是天山早没有人了,星宿海更是已经绝了人迹,怎么会……怎么会?

    他想到那句‘星宿海余孽’,心里更怕了,此人的出处已经有了?#39608;?#22825;山……你是天山上的缥缈仙……”

    嗯?

    这种说法很新?#20445;?#26519;雨桐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来这?#36153;?#38155;要比自?#21512;?#35937;的知道的多的多。

    她便道?#39608;?#26159;又如何?#20426;?br />
    ?#36153;?#20811;还真不想招?#29301;?#23601;换上之前那副殷勤的笑模样?#39608;?#22993;娘特意召唤在下前来,可是有何?#24895;潰俊?br />
    “不管什么?#24895;潰?#37117;听从吗?#20426;?#22905;这么问道。

    ?#36153;?#20811;一愣?#39608;?#22993;娘这便是难为在下了!”有求必应的事傻子才干!

    “那我找个你不难为的法子!”说着话,她一掌拍向水面,水落入掌心,然后倒运内力,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清水自然凝结成冰。别瞧这小小的一片薄冰,要制?#38391;?#34180;如纸,不穿不破,却也当真不容易。这倒运内力,将刚阳之气转为阴柔,北冥真气原是阴阳?#23138;擼?#22240;为曾经用过,所以隔的时间再久,也都记得要诀,只一?#24515;?#20854;道而行便是。

    ?#36153;?#20811;正不知道对方猛然这一拍水是?#25105;猓?#36824;以为有什么埋伏是自己没发现的。去没想到一个眨眼的工夫都不到,一道道凌厉如锥子的利刃朝自己扑面飞来。他左挡?#36951;玻?#25377;了几下?#27431;?#29616;是冰。心下骇然是骇然,觉得能把水瞬间运化为冰做暗器,确实是独具一格。但心里?#27492;?#20102;一下。再厉害,那也只是水化成的冰而已。他哭笑不得的喊了一声?#39608;?#22993;娘……”

    这一张嘴,林雨桐抓住机会,连着好几道子顺着他的嘴打了进去。

    一股子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的滋味从口腔蔓延到五脏六腑,再?#28216;?#33039;六腑蔓延到四肢百骸,他觉察出了不妥,躬下身子将手塞在嘴里一个劲的往出?#20572;?#24367;下腰做呕吐状,要将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吐出来。但东西没吐出来,他却觉得痒了,奇痒难?#20572;?#20174;里到外,从上到下,没有不痒的。紧跟着是疼,撕心裂肺的疼!

    初开?#23478;?#20026;是中DU。可紧跟着又觉得不对!

    有多少DU物如今能?#35828;?#33258;己?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恶DU至此。

    他浑身下上的抓挠,只觉得生不如死。然后耳边是清冷的声音?#39608;?#36825;是生死符!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30504;?#22855;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30504;?#28982;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36153;?#20811;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惧怕?#39608;?#20320;……你究竟是谁……什么仇什么恨叫你如此对我?#20426;?br />
    “我只问你,坏了多少姑娘的清白,多少姑娘因你而死?#20426;?#26519;雨桐冷幽幽的看着他,问道。

    ?#36153;?#20811;惊疑不定,?#35757;?#22905;曾经是自己的女人?

    这个……也不是不可能!有些姑娘年岁不大,但长几年未尝不会倾国倾城。他想说,你不需如此,我对你负责便是。

    但那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扔了一个东西过来,落在眼前。就听她说?#39608;?#36825;不是解药,只是能缓解你的痛苦。吃了吧!”

    不管是什么,他都捡起来倒出几粒马上塞到嘴里,果然,药一入喉,便化了。紧跟着,剧痛和剧痒如?#24444;?#33324;退去,他?#27431;?#22312;船头上,重重的喘着气。一时之间,竟然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姑娘……”?#36153;?#20811;咬牙?#39608;?#22993;娘想要什么,只要在下能做到的……”说着,就意识到说错话了?#39608;?#26159;……是不管能不能做到,只要姑娘需要,在下都倾尽全力要做到……”

    “早说这句话不就完了。”林雨桐轻笑一声?#39608;?#21482;要你做的好了,这生死符我终是会给你解开的。给你那药,你要好好珍惜,浪费了可就没多余的。”药物是改良过的,只要按时服用,他平日的日子不会很难过。但?#36816;?#30340;心性,必然是要拿去研究的,想?#39029;?#37197;方来……药材真的很紧?#20445;?#20182;浪费的太多就真的没有了。她好心的提醒完才道?#39608;?#22312;给你解生死符之前,我要你替我办几件事。”

    ?#36153;?#20811;眼睛闪了闪,不敢反抗。刚才的感觉叫人刻骨铭心,他再不想承受第二次。但想到这东西偏就种在身上了,无色无形,比那蛊虫还难对付,心里就更惧怕了。他的表情也谦卑起来?#39608;?#35831;仙子?#24895;饋!?br />
    嘴还很甜,这会子就成了仙子了。

    林雨桐也不管他怎么想,只道?#39608;暗?#19968;件事,去找完颜洪烈,为一个叫杨元贞的人请封公爵……”

    ?#36153;?#20811;皱?#36857;?#24590;么也没想到是这种事。还有,这杨元贞是谁?还有那公爵……之前册封的公爵能叫公爵吗?都是草莽出身而已,大金朝廷谁拿他们当事了?也正是因为不当事,所以,只是要这么一个名?#36820;?#35805;,很容易。况且,大金国的商队往西域走,也要靠白驼山庄的。这不过是利益?#25442;?#30340;一件事,很容易就?#21364;?#25104;。

    自己缘何会成为完颜洪烈的座上客,盖是因为白驼山庄丰衣足食;钱库里无数珍奇异宝放,金币银币堆满仓库各个角落,真就是几十辈子可着花也花不完;粮仓里到处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粮食,便是大雪封门,这粮食的数量也足以叫自家度过至少五至十年。更有兵库里?#24597;?#20102;马鞍盔?#20303;?#20853;器弓箭,足够装备一支?#30475;?#30340;部队。

    随便拿出一点东西,都足够跟如今外强中干的大金国做交易了。对于自己而言,这实在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可要是为了这点事叫自己受了刚才那么大?#30446;?#26970;,这还真是……

    正想着,那边的声音就有些不?#22836;常骸?#24590;么?不答应?#20426;?br />
    “不不不!”他急忙道?#39608;?#23567;?#38706;?#24050;!”

    “但要办的好,可也不容易。”林雨桐轻笑一声,“我是说,我得满意!”

    “明白!”?#36153;?#20811;心里明镜似的,不就是要把他们说的厉害,叫朝廷多三分?#20667;?#21527;?这种事情,装的一时装不了一世,也只有女人的脑子才回觉得,这滥竽充数能长久。心里不?#36857;?#20294;嘴上应着。这跟自己其实没多大关?#25285;?#35201;什么给你什么,只要不叫我受苦楚便是了。

    ?#26263;?#20108;件事……?#21271;?#31532;一件事可容易多了,“若是有杨元贞所属商队走西域……”

    “只要过西域,我保证不受一丝一?#24651;?#25439;失。”?#36153;?#20811;这会子满脑子都是委屈。这都叫事吗?这都不是事!说到底,都怪这个叫杨元贞的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从哪找到这个女人?她跟杨元贞到底是什么关?#25285;?#22905;是不是曾经是自己的女人之一?

    这?#19968;?#24212;的爽快极了,林雨桐便没什么要求了。要走了突然想起什么?#39608;?#25105;若是以后再听见你招惹了谁家清白的女儿家,我也不杀你,只是这一辈子,你这生死符都休想解开。当然了,除非你能再把天山一派给?#39029;?#26469;!”

    找天山一派我是嫌死的慢吗?

    “不会……也不敢!”?#36153;?#20811;连忙保证,对着林雨桐又深情款款起来?#39608;?#19968;见姑娘,我便惊为天人……从此自是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姑娘你,不敢有他念……”

    林雨桐站在船上一个晃悠险些栽下去,什么一见姑娘便惊为天人,就跟我的脸你看见了一样。她驭舟迅速隐入芦苇丛,看?#25490;费?#20811;上岸,然后?#25947;?#29369;豫的离去,这才返回寨子。

    冯默风没睡,就在码?#36820;?#30528;。林雨桐有理由怀疑,这?#19968;?#19968;直在瞧瞧的跟着的。

    弄出一个身份糊弄外面的人,但想瞒住冯默风,却也不容易。当然了,也没想什么都瞒着他。

    林雨桐一上岸,冯默风就自己回屋睡觉去了,好似只是担心林雨桐不能安全回来而已。

    四爷当然也没睡,在屋里一个人对着棋盘,直到林雨桐掀开帘子进来,他才赶紧起身,?#24597;?#20013;还撞到了棋盘。

    “没事吧?#20426;?br />
    两人同时问了出来。

    四爷是问这次出去可顺利,林雨桐是?#39318;?#30140;了没有。

    “没事。”两人又一起回答了对方一句。

    四爷见桐桐真没事,这才道?#39608;?#27809;事就好。”完了又感叹?#39608;?#33509;是给暗器排名,这生死符可为第二!”

    第二?

    林雨桐不服气?#39608;拔一?#30495;不知道什?#31383;灯?#27604;生死符更厉害?#20426;?br />
    四爷看她,然后便笑?#39608;?#26435;势!权势是比生死符更厉害的暗器。”

    林雨桐顿时怔愣住了,这话……当然也没错。知道权利的滋味,当然知道权利能带来什么。一言而定人生死,是比生死符厉害。不管什么世道,都是如此。就像是完颜洪烈,看上了包惜弱,于是,杨家和郭家,几代人便因此‘暗器’受尽苦楚和折磨!可见其厉害的程度!

    林雨桐拍拍四爷的胳膊?#39608;?#20320;一定是高手中的高高手!”

    您的暗器功夫,那是独?#25945;?#19979;,?#28216;?#25932;手的!

    既然要册封杨元贞为公爵,那现在最盼着?#26408;?#26159;杨铁心父女能早日归来。

    却没想到,没等到杨铁心,却等到一个极其意外的人。

    这天,卢东来传来消息,说是镇上来了个特别扎手的人物,像是来寻衅的。

    如今说的镇子,便是沿着湖建起来的镇子,没有谁给严格意义上的划分说是镇子,反正大家都这么叫,还给取名叫梁山镇。

    既然来找事的,那就请上?#31383;傘?br />
    请到自家寨子坐坐,有什么?#20365;猓?#22352;下来说嘛!

    谁知道来的是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前面那姑娘一身绿衣,容貌美则美矣,只是瞧着嚣张了些。进门来不理主人,仿若无人的坐上了上座。然后骂跟在她身后的姑娘?#39608;?#20320;是死人啊!站过来!”

    林雨桐还真想不出这是谁,便出门问道?#39608;?#25954;问这位姑娘,可是我们中有谁得罪了姑娘?#20426;?br />
    “得罪我……倒是不曾。”她嘿嘿冷笑,猛地一把推了边上的姑娘?#39608;?#20294;是,你们的人欺负了他,当如何?#20426;?br />
    林雨桐看那被一推,直接倒在地上,已经不能起身的姑娘,心道:只怕除了你,也没人欺负她了。

    她起身,蹲在那姑娘边上,抬手给她将脱臼的胳膊给按上,扶她起来?#39608;?#25954;问姑娘姓甚名谁,家住哪里,谁欺负了你?只要说出名字来,我为你做主。”

    这姑娘?#36820;?#30340;低低的,蚊子似的声音低声道?#39608;?#25105;叫柔儿……”

    柔儿?

    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等林雨桐再问,那绿衣姑娘便冷哼?#39608;?#27809;出息的东西,我来替你说。”她也站起身,站在林雨桐的边上?#39608;?#26412;姑娘从湘西来,一路走走逛逛好不逍遥。?#29467;?#30340;都玩了,正想着往回走呢,却不想半路上碰上这个瘟神。一路走走停停,走哪都能碰上她。她一哭,第二天准保下雨,耽搁本姑娘的行程。本来想过去一?#39548;?#24597;死她算了,却不想也是个有冤情的姑娘家……我也没想管闲事,没想到她倒是乐意为奴为婢的伺候我,那倒也罢了……我便管着一回闲事能如何!”

    可这说来说去,也没说你是谁,更没说谁怎么欺负了这个柔儿,对吧?

    正要问,那绿衣姑娘又道?#39608;?#25226;那个欺负人的臭道士叫出来,否则,我拆了你这破寨子!”

    臭道士?

    林雨桐恍然,这是要尹志PING的吧!

    她看向那个叫柔儿的姑娘?#39608;?#20320;是娇云阁的那个清倌人?#20426;?br />
    柔儿低头?#39608;?#22238;夫人的话,是的。”

    林雨桐就了然了,便笑道?#39608;?#25105;当什么事呢。这尹家小哥,确实我家人的小辈子?#19969;?br />
    绿衣姑娘就露出几分鄙夷来?#39608;?#19979;人家的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好这么说吧!”林雨桐看向那个叫柔儿的,“何况人家小哥儿回来禀报了长辈,又特意去跟师门说清楚情况,回来自是要给你一个交代的。你要是愿意,我这就把尹小哥的叔父叫来,他能做主。”

    柔儿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39608;?#24403;真能?#20426;?br />
    能的!

    林雨桐叫了人来去通知尹东山,却不想冯默风在外面道?#39608;?#27491;好刚才有人将尹志PING送回来了,一块给带?#31383;傘!?br />
    这么巧吗?

    也好!只要两边愿意,今儿成亲都行的。

    尹志PING被带进来的时候,整个人很苍?#20303;?#20223;若是谁家的书生,斯文、俊秀、孱弱。

    尹东?#21483;?#30140;的什?#27492;?#30340;?#39608;?#36824;倒是什么名门正派,哪有这么狠的……”正要抱怨,见屋里俩姑娘,他就回头看侄子:到底哪个姑娘是你要娶的?!

    尹志PING抬眼看过来,那绿衣姑娘却挡在了柔儿的前面。就见她上前,饶有兴致的打量尹志PING,然后捏着他的下巴又看,看完了脸,又从?#36820;?#33050;的打量。

    说实话,这尹志PING的相貌很是看?#36820;摹?br />
    而尹志PING也是?#35757;?#35265;这么好看的姑娘,两人默默的对视。然后这绿衣姑娘轻笑一声,松开尹志PING?#39608;?#20320;欺负了我的?#23601;罰?#24403;如何?#20426;?br />
    尹志PING被这姑娘看的心猿意马,只道?#39608;?#22993;娘说如何就如何?#20426;?br />
    这绿衣姑娘笑道?#39608;?#25105;叫?#20204;?#23610;……”

    啊?

    尹志PING吓了一跳,林雨桐更吓了一跳,然后再看向那个柔儿,想起来了,这就是公孙止的那个情人。

    ?#20204;?#23610;的闺女比杨过也没小多少,所以?#20204;?#23610;跟穆念慈也应该是同龄人。那?#27492;?#29616;在是离?#39029;?#36208;,还没有遇见公孙止吗?

    再看如今这意思是,她现在看上尹志PING了吗?

    尹志PING心里当然知道这是谁,这就是湘西铁掌帮帮主的妹妹,有个绰号叫做铁掌莲花的。如今自己武功尽失,全真弃徒的身份别人也不会再收自己为弟子。这以后还想练武……只有走捷?#35835;恕?br />
    他脸上带上了笑,眼里满是惊艳和爱慕?#39608;?#21407;来是姑娘您,久仰大名。至于在下和姑娘婢女的事,完全是个误会。若是姑娘有空暇,还请姑娘随在下去舍下,咱们详谈。”

    ?#20204;?#23610;扬起眉头?#27704;?#30340;笑,轻快的答了一声?#39608;?#22909;啊!”

    看着一行人就这么离开,林雨桐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她看向从?#32451;?#21518;走出来的四爷?#39608;?#23609;志PING因为咱们而成了如今的样子,可兜兜转转的,偏给遇上了?#20204;?#23610;……”他只怕还是会学武功,还是会爱上别人,一如当年要娶小龙女的公孙止。

    她现在相信四爷的猜测:这个世界果然会‘自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23548;?#36820;回列表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