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第699章 699:私会,空穴来风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神医高手在都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4307656.com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699章 699:私会,空穴来风

    陆羿辰一把将殷凯的手给挥开,“谁都没有可馨重要!”

    现在他忽?#24187;?#30333;,类似一种消极的恍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不会离弃的人,只有可馨!当年顾若熙将话说得那么漂亮,还不是选择了背叛和离开。

    “可馨……”

    殷凯呢喃一声。

    可馨一直都是他们心里最深最深的痛。

    如果,可馨只是安静的死于心脏病发,或许他们也不会这么难受。

    偏偏,可馨是生无可恋,吞了所有的药片,自求一死。

    而起因……

    便是因为祁远治给可馨的非人伤害。

    这么多年,殷凯和陆羿辰,否同时看祁少瑾不顺眼,甚至将祁少瑾当成可以报复的对象。

    陆羿辰深邃的瞳孔,渐渐收紧,他当然知道,罪魁祸首是苏雅,一切当然都清楚。

    “我恨不得她死!”殷凯又是一声咬牙切齿的低吼。

    “死的太轻易,如何解恨!”

    陆羿辰起身,只轻飘飘又阴狠地丢下这一句话。

    殷凯看不透陆羿辰的深意,想要询问,陆羿辰已经起身了。

    殷凯赶紧抓住陆羿辰,他推了殷凯一把,任由殷凯倒在沙发上再起不来身,他则转身上楼,还不忘记拿上那个平板电脑,戴上耳机,回了自己房间。

    李梦涵就站在自己房间门口,房门开着一道小小的缝隙。

    陆羿辰和殷凯之间的谈话,她都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见陆羿辰离开大厅上楼,李梦涵赶紧关上房门,靠在门上,?#30446;?#19981;住地乱跳。

    顾若熙居?#25381;只?#23381;了,居?#25381;只?#20102;陆羿辰的孩子。

    李梦涵捂住?#30446;?#30340;位置,秀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现在看情况,陆羿辰将小王子送去顾若熙身边,?#38553;?#26159;想让小孩子阻止顾若熙和席初云的婚礼,而那场婚礼真的举行不成的话……

    李梦涵简直不敢想下去。

    她的双手紧紧地抓成拳头,?#30446;?#30140;的一抽一抽的。

    还以为顾若熙就要结婚了,她只要用尽努力,哪怕一朝一夕不能得到陆羿辰的心,只要假以时日,也会有所进展。

    现在看样子,陆羿辰?#24378;隙?#19981;会让顾若熙怀着他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

    “怎么会这个样子,明明你们就要分开了啊。”李梦涵?#23380;?#38376;缓缓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头。

    ……

    第二天早上,一则绯闻,席卷了A市整个天空。

    顾若熙早上起来,牵着小王子的手去?#21534;?#36824;没靠近餐桌,?#36879;?#35273;到坐在餐桌主位拿着报纸阅读的席老,?#25104;?#24046;到了极点。

    顾若熙?#24187;?#30333;席老一早上在生?#35009;?#27668;,还以为是因为小王子昨天?#36820;埃?#23558;小关关推下游泳池,又将席老的脚面烫伤的事,在对小王子有意见。

    她的儿子,她可以批评,但绝对不?#24066;?#21035;人对小王子摆?#25104;?br />
    顾若熙抓着小王子的手,转身就要回房,身后传来席老威严又沉闷的声音。

    “站住!”

    顾若熙的脚步一滞,依旧继续走。

    席老一把将报纸摔在桌上,怒喝一声,“看看你干的好事,都天?#38470;?#30693;了!”

    顾若熙?#24187;?#25152;以,顿住脚步回头,就看到席老的?#25104;?#38081;青一片。

    “我干?#35009;?#22909;事了?”她很奇怪。

    ?#30333;?#24049;看!”席老将报纸一挥,直?#30001;?#33853;在地上,抓紧手里的拐杖,气得直喘。

    顾若熙缓步走过去,俯身拾起地上的报纸。

    就在报纸的头版,硕大的黑体字,直接闯入眼帘。

    “黑道帝王云少未婚妻,海边幽会祁氏集团总裁。”

    下面一堆小字,自然还附带了高清的彩色照片。

    那几张照片,正是昨天在海边,落日的时候,祁少瑾抓着她的肩膀,还有俩人站在落日余晖中,看上去距离很亲近的照片。

    本来他们站在一起?#35009;皇裁矗?#21487;那杜撰此新闻的人,偏偏将照片给臆想成了一段浪漫的又见不得光的私会。

    说他们看完海边落日,直?#26377;?#25163;同回海边别墅。

    在报导的后面,还附带了多年前,她?#25512;?#23569;瑾之间的那些绯闻,自然也包括,她还是陆羿辰的妻子时,就被盛传?#25512;?#23569;瑾之间出轨,在祁少瑾的别墅幽会两天两夜不曾出来。

    最后,那小编,还说她就是因为祁少瑾,才被陆羿辰离婚。

    “根本没有的事!这些都是空穴来风!”

    “照片拍的那么清晰,还那么亲密,你也敢说没有?”席老怒喝一声,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怒火喷张地瞪着顾若熙。

    “我们之间根本?#35009;?#20107;都没有,只是照片角度,看上去显得很亲密!”

    “之前的事都被人给挖出来了,?#39038;的?#20204;清白!”席老用力喘息,气得胸口一阵起伏。

    “之前的旧事,也都是误会!再说都那么多年了,根本就是……”顾若熙忽然觉得没必要解释,根本没有的事,解释也是多余。

    顾若熙直接将报纸给团了,“没有就是没有!”

    她也?#24651;?#35299;释了。

    “?#35009;?#20107;都有个缘由,不会无缘无故就盯着你!还是你做了?#35009;?#35753;人怀疑的事!”

    “?#35009;?#21483;我做了让人怀疑的事!你不该这么侮辱我的人品!我根本就没有做过!”

    席老显然不相信顾若熙的解释,吩咐于奉天,“赶紧联系各大报社和?#21448;旧紓?#23558;这些新闻给压下来!不管花多少钱!还?#23567;!?br />
    席老的声兀地沉闷下来,“要让他们清楚明白,席家未来儿媳的新闻,不是他们随便可以播报的!”

    于奉天当即明白了席老的意思,赶紧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席?#20384;?#30524;瞥了顾若熙一眼,怒火犹在。

    顾若熙?#24651;?#22240;为这种事争辩,转身就要走,被席?#20384;?#22768;唤住。

    “最好快点收心,你和初云的婚事,还有十天就要举行了,在这之前,我不希望再出任何纰漏!”

    席老命令般的口气,压得人窒息。

    顾若熙咬住嘴唇,深深吸一口气,倔强地仰着头,没有说话。

    “传出这样的消息,席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席老用力顿了一下拐杖,发出很大的声响,吓得一众佣人都低下头,大气都不?#39029;觥?br />
    “我妈咪不是那样的人!”小王子寒着目光,?#19978;?#24109;老,小嘴紧紧抿着,带着锐气。

    顾若熙很担心席老将怒火发泄到小王子身上,赶紧将小王子护在怀里,回头对席老说。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是谁在故意散播谣言!我不会让你的席家丢人!自然,我也不会让任何人随便诬陷我!”

    说来也奇怪,当时在海边的人不多,若说有狗仔跟踪也不可能,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照片到底是谁偷拍的?角度又选择的那么好,还发给记者,根本就是故意在陷害她。

    目的又是?#35009;矗?br />
    只是诬陷她?

    还是说有?#35009;淳有模?br />
    一时间,顾若熙的脑子?#20197;?#31967;起来,又有点头痛了,根本没有清晰的思路。

    “不管你清白与否,与男人在海边见面,本就是有失礼数!日后这种事,不许再发生!”席老喝道。

    “祁叔叔和妈咪是朋友,为?#35009;?#19981;能见面!”小王子很生气,居然这么大声呵斥她的妈咪,他不?#24066;?#20219;何人欺负她的妈咪。

    席老威严的目光刷地射向小王子,透着大?#39029;?#30340;震慑力。

    小王子是稍微有一些害怕的,但还是脊背挺得?#25163;保?#23436;全不让心底的那点怯怕泄露出来。

    席老有一瞬间被小王子黑曜石般大眼睛中渗透出来的冷光骇住。

    那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居然能有这么骇人的眼神,着实让人意外,

    “你妈咪就要结婚了,和异性之间自然要保持距离!”席老正着声音,说道。

    “?#35009;?#21483;异性?我和你都是异性,都在跟妈咪接触,难道都不可以了吗?”小王子清清脆脆的声音,十分有力度地回击过去。

    席?#38553;?#26102;被噎得哑口无言了。

    “在我眼里,妈咪是最好的人,我不?#24066;?#20219;何人说她坏话!而且妈咪也不是那种女人!”小王子的小手,紧紧抓住顾若熙发凉的手,就好像一个男人一样,在保护着自己的母?#20303;?br />
    席老忽然就愣住了,在生气小王子一个小孩子,居然胆敢对他这么说话的同时,也在心里不禁赞赏,这个孩子保护母亲的魄力,很值得欣赏。

    ?#34892;?#24515;的人,才能成为有成就的人。

    顾若熙抓紧小王子的手,真的很担心小王子的话将席老激怒,对小王子做?#35009;?#19981;好的事。

    “他……还小,不懂事。”顾若熙僵硬着声音,说着软话。

    席老依旧黑着脸,但最后却?#35009;?#37117;没说,霍地起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上楼。

    本来席老的腿脚就不好,被小王子烫?#31169;牛?#36208;路就更吃力了。

    他在心中不免叹息,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孙,都比不上关关,还比不上小晴,忽?#25381;行?#24819;念小晴那个?#23601;?#20102;。

    佣人赶紧上?#23433;?#25206;席老,被席老一把推开,脊背硬朗地坚持着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顾若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知为何,席老的背影,给了她一种孤身一人的苍凉。

    他为了整个?#26131;澹?#22857;献了自己的一生,包括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爱人,孑然一身一生,最后到底有几人才能真正懂得他,体谅他?

    在这方面,他是?#38706;?#30340;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23548;?#36820;回列表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