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68.舒苑x渣

作者:孟中得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神医高手在都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4307656.com ,最快更新太太经最新章节!

    本文仅在晋江发表,其他网站均为盗版。请支持正版!

    在老家当然不会遇到这种情境。她推着一个便携式手推车, 边走边看两边的摊位, 许多摊位上显眼的位置都放上了二维码, 大抵是与两年前唯一的不同。阳光很好, 她的马尾梳得很高,脖子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经太阳一照, ?#34892;?#20142;晶晶的。

    置身菜市场,竟忘记了热。米面只能买两千克一包的,多了实在拿不了。可是当她在香料摊位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买了几个盆栽, 百里香、鼠尾草、苏子、薄荷……这些她之前都在家里养过的,不过出国前和?#19968;?#19968;起都送了人, 路肖维自然?#24378;?#19981;住的, 只是没想到他把唯一留下的铃?#23478;?#32473;送出去了。

    东西太多, 自然不能骑车, 坐地铁也招人嫌, 只好打车。只是网约车软件上一直没人接客。

    就在她一手扶车,准备在?#20102;?#19979;单的时候, 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钟汀。”

    回头一看, 一个头发泛白的男人戴着墨镜冲着她微笑, 那人白T配黑色短裤, 脚下穿着一双白底黑梆的敞口老布鞋。

    如此混搭的只能是陈渔。

    “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38752;?#36710;来的?”

    钟汀面无惭色, “骑车来的。”

    他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我来买鱼,捎你一段儿吧。”

    钟汀正愁没法回家,当然不会推辞。

    陈渔还开那辆英菲尼迪。

    这车曾闹出过不少笑话。陈渔去加油站加油,大姐问都不问,直接加92汽油,在他提出要加98的时候,大姐还劝他有这钱咱换?#31454;?#36710;行不?#23567;?#19981;过即使屡遭误会,他?#35009;?#24819;换成同价位的奥迪。

    他讨厌和大多数一样,视迎?#40092;?#23578;为最大耻辱,可上天偏偏跟他开了个玩笑,让他长了一张时下流行的偶像明星脸,且是灵魂最为干瘪的那一种,?#36335;?#35270;力表的第一行字,一望即知。

    他是少白头,不过从没考虑去?#31454;冢?#20182;认为这是自己与众不同的标志之一,孰料这两年奶奶灰发色流行,有不少学生问他,陈?#40092;?#24744;这头发上哪染的啊,理发师染得可太好了。

    至此,他才考虑去理发店染发,不过到底没成?#23567;?br />
    “?#35009;?#26102;候回来的?”

    “我昨儿回来的。你知道吗?我去书摊上竟然碰上了亨利米勒《北回归线?#36820;?#31532;一版,我给你带回来了。”

    “难为你还想着我。”

    “你这话可太?#25512;?#20102;。”

    她在美国的两年,他给她用UPS邮寄过两次良乡板栗,海关?#35009;?#25130;过,都顺利地到了她那儿。新熟的毛栗子,放在阳台通风的地方挂两天,便成了著名的风栗子,?#30452;?#29577;爱吃这个。良乡栗子?#35753;?#22269;本?#24651;?#23567;,壳薄,好剥。在异国吃到老友寄来的家乡栗子,其心理安慰远大于味觉享受。

    钟汀和陈渔是吃友,以吃会友。两人母亲是手?#20004;唬?#19981;过友谊一开始并未?#26377;?#21040;下一代。他俩性别有异,年龄有差,虽然都是N大史院的,但陈渔?#20154;?#22823;两届。真正成为朋友,是她上大二的时候,他在她?#39029;?#21040;了糟鹅胗掌。

    后?#27492;?#23601;时常拿着食材和食谱来钟家,与钟汀进行饮食上的探讨。

    陈渔现在在世界史教研室,主攻拜占庭史。

    “我买鳜鱼的时候还想到了你,你不在,我两年没吃鱼鲊了。”

    “袁枚说,明明鲜鱼,使之不鲜,可恨已?#21834;?#40060;还是最好清蒸,鲊是农耕时代的产物,不宜多吃。”

    “袁枚还要戒火锅,?#35009;?#35265;你少吃。话说自从你嫁了路某人之后,?#19968;?#27809;吃过你做的饭。现代女性,嫁人后还是应该有自己独立?#21344;洹!?br />
    “你这话可昧心,?#21307;?#20102;婚就忙答辩的事情,饶是这样,你说你要吃肉鲊,我也给你做了。?#39029;?#22269;前还特地送了你一罐莲鲊,一大钵槽香瓜,你总不会忘了吧。”

    “你倒记得清楚,可我指的不是这个,咱俩住一个小区,你可一?#25105;裁?#35831;我去你?#39029;?#36807;饭。该不会是路肖维反对吧。”

    陈渔和路肖维早有龃龉。

    最开始,为了阻止路肖维同?#36153;?#35848;恋爱,钟教授还试?#21363;?#21512;过?#36153;?#21644;陈渔。

    当然两人都并没有任何意向。?#36153;?#22826;出众了,光凭这一点,陈渔便不会爱上她。

    以他的长相家世,自然不缺?#31454;?#30340;漂亮姑娘,可他在谈情说爱上也独树一帜,主张劫富济贫,只愿意把爱布施给那些相貌平平不善言辞的女孩子,发现及发明她们身上不为人知的好处。爱上漂亮打眼的年轻姑娘太容易了,那是绝大多数男人轻而易举都能做到的事,他不屑为之。

    而与他谈恋爱的那些姑娘,如果不是因为他,其他人根本不会注意到她们的存在。

    主张劫富济贫的人,通常也胸怀天下,他能发现普天下姑娘们的好处,也从不避讳在女友面前称赞其他姑娘的好,不但不避讳,简直堪称热衷。更别说?#35009;?#20445;持距离。

    当然他也从不阻止自己的女朋友们?#25512;?#20182;男人保持友谊。

    在他恋爱期间,为了避免他的女友误会,钟汀曾试图同他保持距离,为此还遭到了他的斥责,“如果谈恋爱需要让渡交友自由,那么这恋爱是极其失败的。”

    后?#27492;?#23649;次被分手,钟汀并不同情他,也不劝他改。他的好,也是他的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路肖维她二姐是陈渔所有女朋友中最好看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主动追求他的。爱上她,虽然显得十分肤?#24120;?#20294;陈渔还是肤浅了一把。当?#24187;?#22810;久,他就又回归正轨了。

    为了这次脱轨行为,路肖维把他揍了一顿,钟汀陪他去的医院。她当时还想过,如果陈渔要报警,她要不要反对。

    “不关他的事。你要吃?#35009;矗?#25105;请你。不过今天可能来不及了,?#19968;?#24471;去路家一趟。”

    路上有花店,陈渔停下车,进?#35828;?#37324;。

    而后他捧着一大束白花出来,花用报纸包着,百合、白兰、姜花、茉莉、铃兰,最中间的是白色绣球……

    钟汀把花接过来,用手去触摸那小小的白色铃铛,她还是最?#19981;读?#20848;,路肖维到底把她养的花送人了,其实她应该把花送到父母家的,她早就知道他是个?#35009;?#24615;子,还是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啊……”

    “不用?#25512;?#26356;不用感动得痛哭流涕,已婚妇女也有资格收到朋友送的花,我不会因为你结婚便歧视你。”

    陈渔?#19981;?#36865;人花,无论男女,若是他的朋友,生日时便可收到他送的大捧花,花里附卡片,署名是你永远的朋友。

    谁也不能否认,他是一个好朋友。

    钟汀家在八楼,陈渔帮她提着东西送到门口,自然不能不请人?#21307;?#26469;坐坐。

    “他?#19981;?#26805;高?”

    原先的电视墙上用英文写就的“?#37326;?#26805;高”十?#20013;?#30446;,钟汀只道,那是前任房主的?#20598;!?br />
    路肖维回来的时候,钟汀和陈渔正在厨房?#33489;埂?br />
    钟表指针指向两点。

    桌上的梅子青瓷胆瓶里插着铃兰花,其他花都留在那只宽口水晶瓶里了。

    也不过三个菜,一碟清蒸鳜鱼,鱼是陈渔上午买的,一碟麻婆豆腐,还有一样是油盐炒豆芽,这时节枸杞芽自然是没有的,自然也吃不到红楼里的那道名菜油盐枸杞芽儿,只能?#36828;寡看?#20043;。

    配?#35828;?#26159;东坡玉?#25351;?#36825;羹有两版,?#28193;?#23478;清供》是萝卜版的,不过钟汀经过实验还是觉得芋头版的最好喝。

    她?#33489;?#22826;过专心,以致路肖维站到厨房门口了她才注意到。

    她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吃了吗?”

    路老爷子自认从没败给过老钟,但是这一回,他感到了挫败?#23567;?#24403;时老钟的女儿嫁给他儿子,他认为自己家里毕竟是个儿子,总不会吃亏,现在才感觉出老钟手段的后劲儿来。

    儿媳回国几个月了,他让老妻通过各种旁?#35980;?#20987;打听到儿媳的肚子并没动静。他还是有点儿着急的。问那个逆子,他总说自己无此计划。

    胡说?#35828;潰?br />
    就他老人家的个人经验来看,一个男人,在经济情况?#24066;?#30340;情况下,是不会拒绝生孩子的。孩子是一个男人快乐的副产品,并不需要费?#35009;?#21147;。至于养育,那是另一阶段的事情了。要孩子这件事,男人并不像女人那样郑重。

    他或许应该和亲家谈谈这个问题,不要把上一代的偏见转移到下一代来。而且亲家母病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来探望一番。

    路老爷子此番做客不仅带来了他自己,还带来了一堆石榴、鸭梨、槟子、白梨、葡萄、柿子……都是?#19978;?#30340;,从自家果树上摘下来的。此外,还有盒装?#38590;?#31389;鱼翅人参,不过这个体积太小,并不能引起观感上的震?#22330;?#20026;了确保这些东西上楼,他还带来了一个帮手。

    钟汀给她公公泡了老君?#36857;?#33590;具用的是雨过天青的汝瓷。

    老路?#35748;?#24449;性地问候了下亲家母的健康,很快便切入了正题。

    “我这种年?#20572;?#26368;大的心愿便是能享几天含?#23649;?#23385;的福。孩子们忙事业,我都可以理解。可事业?#35009;?#26102;候不能忙,孩子现在不要以后就晚了。”为了在钟教授面前表示自己并不重男轻女,?#20843;?#22899;孙?#28216;?#37117;是一样的疼。”

    钟教授一直以为是自?#21495;?#20799;不要孩子的,所以说起话来十分敷衍,“儿女们的事已经够咱们忙了。孙女孙子的事情实在是管不了了,让他们自己做主吧。”

    两人没有共同语言,聊起来就各?#27597;?#30340;,那场谈话以无果告终。

    路肖维同她一起回?#39029;?#26202;饭。

    或许是感冒的?#20498;剩?#22905;吃?#35009;?#37117;觉得发苦,清炖狮子头?#24378;?#30340;,松?#35270;?#31859;也?#24378;?#30340;,她今天特地做了青菜豆腐汤。

    饭间她给路肖维盛了一碗汤,问他味道怎么样。

    他说不错。

    吃完饭,路肖维坐那儿翻她的相册。她?#33268;?#20197;前照相技术不佳,但随意拍出照片来,定格的永远是她高?#35828;难?#23376;。

    钟教授又开始夸奖起女儿来,许是讲的?#38382;?#22826;多了,他忘记到底同谁讲过了,于是?#31181;?#26469;一遍,“我们钟汀八岁便会?#22330;都?#21313;二郎文》……”

    一直坐到十点钟,还是丁女?#38752;?#20102;口,“钟汀,你也来家不少日子了,该回去了。”

    她想正好要同路肖维谈一谈。

    “我嘴里苦,想吃点儿甜的。”

    她开车去那条街买糖葫芦,她买了两串冰糖葫芦,给他一串。

    “有没有人说过你吃东西像一个蜗牛?”

    “没?#23567;?#25105;不怎么?#19981;?#36719;体动物。”她以前在阳台养过一只葡萄藤,不知怎的招来了一只蜗牛,那蜗牛吃叶子的时候触角一动一动的,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可爱。

    “我从没见过蜗牛脱下壳?#38590;?#23376;。”

    “蜗牛又不是蝉,壳脱了就死了。死了怎么会在你眼前晃?或者你可以去看?#22240;酰?#37027;个广义上也叫蜗牛。”

    “那是另一回事。这么多年了,我从见过你生气时?#38590;?#23376;。”

    忘了?#35009;?#26102;候,对于那些负面情绪,她从来都是只?#34892;?#24773;,没有表情的,只有高?#35828;?#34920;情是不用藏起来的。

    “你知道一个人在?#35009;?#26102;候最?#19981;?#21507;酸的么?”

?#33821;?#25552;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