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215.小鱼儿与花无缺(十三)

作者:风幽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神医高手在都市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4307656.com ,最快更新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背了锅[综穿]最新章节!

    对外说红叶是他的侄子,可稍有阅历之人, 便可以看出, 这小红叶与年轻时候的老红叶, 多么想象。

    老红叶只有红叶一个儿子。

    如今, 红叶竟然死了。堂堂红叶斋,天下第一的消息买卖之处, 竟后继无人。

    杀子之仇,不能不报。

    苏樱自昏暗中醒来,看到面前巨大的铁笼, 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摸了摸挂着药包的位置, 空无一物。

    老红叶坐在他的椅子上,冷笑, “别摸了。你的□□, 早?#39535;?#25628;走了。”

    苏樱动作一顿, 晃悠悠扶着铁笼的栅栏站起身, “阁下莫非就是红叶斋的主人?”

    “不错。”

    “我与红叶斋素无仇怨, 今日此举,何意?”

    老红?#35835;?#33394;一冷, “你的确与我红叶斋毫无仇怨。要怪,就怪你救了不该救的人。”

    “笑话。苏樱平生所救之人, 不计其数。何为该救?何为不该救, 也不是你红叶斋说了算的。”

    “你不该救, 十三?#39318;印!?br />
    ?#21834;俊?#20182;与红叶斋?#24615;梗?br />
    “他杀了我红叶斋的继承人, 小红叶。你说, 杀子之仇,该不该报!”

    ?#21834;?#22905;实在想象不出,小红叶这就死了。红叶斋因着倒卖江湖名人信息大发不义之财。要说小红叶死了,她倒的确?#30343;裁?#29305;殊感受。只是,杀?#35828;?#26159;看起?#27425;?#26580;平和的姜公子就……

    “该不该报!”老红叶怒声质问。

    苏樱回过神来,“如果我说不该你便不报了。当年的红叶先生也老了,开始问这些糊涂话了。”

    “你!哼!苏姑娘也不必得意。等到他来了,自然有人会对付你。毕竟?#31454;?#33487;如是的女儿,于你们用毒之人之中,也是名头响亮。你在柳林镇上坏了五毒老祖试药,他可是出价万两?#24179;穡?#21334;你这条性命。”

    苏樱秀眉一蹙,“柳林镇的?#31455;?#28982;是他下的。”

    “不错。”一个身形微胖,皮肤黝黑,脸上生着几颗黑痣的,模样怪异的中年人?#29992;?#23460;中走出来。“若不是朱天照是当今十三?#39318;樱?#30343;宫又有重重防卫,我便当即也毒杀了他,用作我的午夜魔兰?#38590;?#26009;。”

    “你们想怎么样?”

    连五毒老祖也来了。五毒老祖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十分擅长用毒。红叶斋现下一定也被下毒了。若常人懵懵然闯进此处,一定会中了他的暗?#23567;?br />
    这一次,事情?#34892;?#40635;烦了。

    ……

    老红叶就坐在椅子上,红叶斋一?#28902;?#36890;无阻。

    看到门前渐渐走来的身影时,老红叶不得不感叹一句,此?#35828;?#27668;不错。只?#19978;В?#24471;罪了他们红叶斋。

    姜晨缓步而来,看到被关在铁笼中的一身绿衣毫无动静的少女,并未出言。

    倒是老红叶忍不住先开口,“十三?#39318;樱俊?br />
    姜晨敛眸。

    老红叶感叹,“没想到你真的敢来。”

    姜晨的神色分毫不曾因为他的话有何动摇,“红叶斋之主相邀,在下岂会失约。”

    “即便知道?#26032;?#20239;,还是来了。十三?#39318;?#23545;于这位苏姑娘,倒还真是情深义重。”

    若是之前游戏风月的十三?#39318;樱?#20182;还真不确定苏樱这么个女?#24189;?#23558;他引离皇宫。但他已经失忆了。失忆之后还一副谦谦君?#24189;?#26679;……他也就是一试试罢了。若十三?#39318;?#19981;来,他就再想其他计策。至于苏樱,万两?#24179;?#21334;给五毒老祖,本也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姜晨神色平静,“知道我最不?#19981;妒裁矗俊?br />
    “哦?我只知道,皇帝最宠爱的十三?#39318;樱不?#32654;人。”

    “我讨厌,被人威胁。”

    “哈哈哈哈哈哈。威胁?可是皇宫守卫重重,为了你的性命,我能想出这个办法,已经是很费神了。”

    姜晨冷笑,“可知洪忠毅现今如何?”

    ?#21834;?#32769;红叶当即坐不住了,失色自椅子上站起来。

    “刘喜知道红叶斋在皇帝身边安插眼线,阁下以为如何。”

    ?#21834;被?#33021;如何?除却一死。

    这个埋伏在皇宫十几年,只动用了一次?#38590;?#32447;,竟如此无用。老红?#35835;?#33394;极为难看。

    洪忠毅是皇帝的亲信,从小入宫,在当今皇帝还是个?#39318;?#26102;,就站在他的一边,深受信任。为了拉拢此人,红叶斋花费了多少人力、财力,如今却听人说,只动用了这一次的洪忠毅,已成为死人了?他怒极反笑,“好!好!好一个十三?#39318;樱?#25105;真是小瞧你了!不过今日这红叶斋,谅你插翅难飞!”

    姜晨手中的剑亮了出来。

    几道剑气冲向铁笼上,乌黑的铁笼之上,通红一下又覆上寒冰,反复两剑,铁笼一声轻响径自碎裂成两半。

    他走了两步,见苏樱缩在角落,毫无动静,脚步一顿,微微皱了皱眉。有诈?或是,他来迟了?

    老红叶从?#39318;?#19978;站起来,见得如此,冷笑了声,啪啪击了击掌。

    周围空旷之处?#26376;?#20986;人影。

    其人皆是蒙面,看众人脚步轻盈,显然内功深厚,恐怕都是江湖上数得上号的高手。

    老红叶冷道,“今日请诸位前来,请务必制住这小子。若他敢反抗,诸位就不必留手了。”

    “若是打死了……”

    “也无关紧要!红叶斋的信誉诸位都是知道的,若诸位能为红叶斋解决这个麻?#24120;?#20170;日在场诸位之事,从小到大,红叶斋都将销毁。日后江湖上绝不会传出于各位不利的任何言语。”

    “听起来,倒是不错的买卖。”此人声音粗重低沉,但显然是故意压低,并不是他的本声。

    姜晨靠近了些,那穿着苏樱衣衫的人转过身来,却是个身?#38382;?#23567;尖嘴猴腮的老汉,扬手之间,一片白色粉末袭来。

    姜晨扬袖一挡,内劲瞬息将粉末全?#30475;?#25955;。还未退后,头顶一阵噗噗的清响,飞针越过头顶,刺裂了房上几根竹管,碎屑飞扬,伴随着白色尘埃。他反应极快躲开,旁侧墙角的地板触动机关一翻而起,又是□□扑面而来。

    一室满是烟尘。

    他掩着口鼻躲了大部分粉末,不妨些许落入了眼睛,眼球顿时一阵刺痛,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暗淡了些。

    果然有毒。

    他抬袖,闭上了眼睛。眼角一阵火辣辣的灼热?#23567;?br />
    听到有人气愤道,“老红叶这是何意。原本你召集我等以多欺少已非正道,如今?#36136;?#27602;,未免太过卑鄙。”

    “这算?#35009;矗?#25105;要他痛苦的死去!这不过是个开始!”

    五毒老祖:?#21834;酢?#20063;如内功一般,也是对敌的手段而已。”

    “呸!邪门歪道!岂能与我名门正?#32769;?#25552;并论!”

    五毒老祖冷笑道,“名门正道?呵,能被红叶斋请来的你,算?#35009;?#21517;门正道!”

    “你!”

    老红叶怒声斥道,“住口!还不速速拿下他来!?#25103;?#35831;你们过来不是斗嘴的!”

    众人只好憋气,将目标对准姜晨。

    姜晨撕下衣角,随手蒙住了眼睛。不多一会,已适应了一望无际的黑暗。

    他原本以为他会厌恶这种漫无边际的黑暗之感,可此时,却突然变的习惯。

    面对他们如此多的高手,竟?#22993;?#20303;眼睛,如此托大!即便移花宫之人都不敢如此无视他们!

    他如此态度,也激起了所谓正道的不忿之心。

    他退出了房门之外,依旧冷静的站着,分毫没有失明之人会有的惊慌失措。

    苏樱既然不在……

    那么就让他们,不得不请苏樱出来。

    宽阔的山谷之中,周围是红叶斋标志性的红枫树。

    老红叶随后走出了房门。见他蒙住眼睛,冷笑了下,“不必抵抗了。这是五毒老祖专研的□□。它不会让人失智昏迷,但是,嘴里掉一点,就变成哑巴。?#20146;游?#19968;点,就丧失嗅觉,眼睛里落一点,就会变成彻彻底底的瞎子!”他极为得意的笑了一会,才阴?#33080;恋溃?#19981;过不要急着庆幸,因为你很快就会后悔,为何不能死在致命的□□之下。”

    刀光剑影。

    但见众人相围,争斗多时,所谓的高手倒了一半,却依旧无法?#24618;?#20303;他。每当他挥出一剑,就带走一条性命。他们的护身罡气似乎就像是?#23383;?#19968;样易碎。

    众人越打越是心惊肉跳。

    此人,明明不过二十的模样,竟拥有如此精湛的武艺。

    不,不可。若是放任下去,今日他们围攻于他,日后若被查出报复……结果他们承担不起。

    老红叶看着战局,眼见着即便失明,对方也占据上风,原本胜券在握之?#27169;?#19968;点点丧失。如今已撕破脸面,绝不能放任他活下去。

    他们的想法在此?#26412;?#24778;?#35828;?#30456;似了。

    明明眼睛明亮之时,剑意还不是这般凌厉。如今失明,行动不但未曾减慢,甚至比之前,更加迅捷,更加变幻莫测。

    一时目力稍差之人,就只能看到一堆人影混杂。刀兵之声不绝于耳。

    他手中也不知?#24189;?#20010;倒霉的红叶斋弟子身上借用的长剑,在多次金戈交错中,突然咔?#20102;?#25104;两半。姜晨听到脆响,扔掉了剑柄,换做掌法,接下面前袭来的长剑,反手击落。

    好像有没有那双眼睛,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

    简直,太可怕了……

    与他对立之人都不约而同浮现出这一个想法。

    老红叶使了个眼色,五毒老祖应声,走向内间,不多时,手脚才开始恢复的苏樱被强拉了出来。此刻见到他来,而且似乎是独自一人,苏樱下意识就皱了皱眉。他看起来也不是蠢人,竟上套了……

    是因为她?

    苏樱倒很想这般想想,最终暗自摇了摇头。像他那样的人,实在不像是耽于情感之人。

    “说话!”见她一声不吭,五毒老祖随手就给了一掌。

    苏樱:“你!”

    她虽说了话,姜晨动作?#27425;?#21463;到半分影响。

    老红?#37117;?#27492;,脸色难看,一把匕首架在苏樱脖子上,怒声?#26263;溃?#26417;天照!住手!否则我立刻杀了这臭?#23601;罰 ?br />
    姜晨的动作果然一缓,辨查着方位。众人大喜,无不以为,他被捉住了软肋。

    见此话?#34892;В?#32769;红叶大声威胁道,“立刻住手!?#24616;浴?br />
    话音未落,寒光一闪,一柄断刀刺在他的额头。

    众人骇然失色,竟完全未看清他是如何出?#23567;?#37027;柄?#24230;?#23601;擦着苏樱的面颊,苏樱都感觉到了脑后鲜血溅到自己的湿润感,颇?#34892;?#24778;魂未定,生死之际,也不知?#24189;?#37324;来的力气,夺过死人手中匕首,将老红叶的尸体随手一推,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尸体靠过来,已陷入惊恐的五毒老祖下意识一?#27185;?#35265;到苏樱,当即要去抓她,还未赶上,另一半断剑刺入他的眉心。

    姜晨只是在等红叶带来苏樱而已。处于劣势之时,人质,自然会变得非常有用。

    “我?#30343;?#20102;。你继续。”苏樱松了口气。

    不过几息,地上一地痛嚎之人,渐渐,了无生息。

    苏樱摘下一人面巾,惊道,“峨眉掌门?”

    又翻了一个,“了法大师?”

    不少都是当世豪杰……

    他们有人脸色青紫,像是冻死,又有人中掌或是剑气伤及之处,起了燎泡,像是烫伤。

    这种真气,在江湖闻所?#27425;擰?br />
    苏樱走到他身边,透过淡黄色绢布看到那双眼睛中隐隐流出?#38590;?#36857;,已经惊呆了。

    “姜、姜晨,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一片黑暗之中,姜?#31185;?#36807;脸去避开了她,淡淡答,“没?#23567;!?br />
    “你,你流血了。”

    姜晨?#25216;?#38590;得一皱,抬手擦了擦。却完全不知他这一擦,眼睛流下的鲜红?#38590;?#25165;是染了大半脸颊,看起来都?#34892;?#21487;怖。

    苏樱伸手,在他眼前晃过,却完全没有反应。“你……”

    一片黑暗鲜红之中,目光还是极为准?#36820;?#33853;到苏樱身上,“无妨。你?#30343;?#21543;?”

    寻常人骤然失明,立刻就会崩溃,甚至无法正常生活。但对他而言,好像有没有那双眼睛,都是一样的。他的行动虽?#24615;?#26102;的缓慢了,但习惯以后的剑法,却比眼睛明亮时更加狠?#26412;?#30830;。

    苏樱被他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惊到了,“我哪里有事!有事的是你!”虽然中了软筋散,但是因着自小母亲常让她试用毒物,对一些□□有了抗性。寻常人中软筋散,手脚无力三个?#32972;剑?#22905;的症状却不会很久。

    苏樱连忙跑回五毒老祖身边,在他身上翻了几瓶药出来,放到鼻尖微嗅,竟没有一粒药算是解药。

    “走吧。”

    还在翻翻?#33402;?#30340;苏樱抬头:“去哪儿?”

    “该回去了。”

    “还没找到解药。”

    “若要杀人,你会留下解药吗?”

    ?#21834;?br />
    “他们都未中毒,一定有解药。”

    “走。”

    他如此一句,苏樱微微皱眉,只好跟上了他。

    ?#21834;?br />
    “谢谢。”走了很远,她才开口。

    “不必。我只是不?#19981;?#34987;人威胁。”

    ?#21834;?#24635;之谢谢你救了我。”

    “你没有救我,就不会有今日。苏姑娘,你是大夫,应该明白,不是?#35009;?#20154;都值得去救的。”他的声音一顿,“有时候救了他,反而会害死自己。”

    苏樱沉默。“你不用想那么多。我当时也是在好奇你如?#20301;?#36807;来的。”过了一会,又道,“这句话应该奉送给你自己才是。这次来救我,你?#38590;?#30555;受伤……你呢?若是要担心救人害死自己,就先担心担心你自?#21898;桑 ?br />
    他只说着?#20154;?#23475;了她,却没想过,来?#20154;?#30340;这次,他也可能会丢掉性命。并非是武功高强,或者更有能力,就不会死。

    如此之人,怎会像小鱼儿所言,冷酷无情呢。

    “?#30475;识?#29702;。”

    苏樱听他回了这四个字,简直要气笑了。?#30475;识?#29702;之人究竟是谁啊?

    “如果有人要死在你的面前,你可会袖手?#24616;郟俊?br />
    “若知他会让在下置身?#31449;常?#34966;手又如何。”

    “可是救人之时,又哪知日后之事。”

    “若知道呢?”

    苏樱对他在这个问题上的?#35752;?#26080;奈了,想了想,才回了一句,“?#30475;识?#29702;。心情好?#32570;?#25937;了,想那么多做?#35009;礎!?br />
    姜晨沉默了会,忽而轻轻笑了下,也不知因何?#35782;?#21457;笑,“若是如此,当真是在下?#20197;耍?#36214;上了姑娘心情好的时候。”

    苏樱静静的看着他,他这样站着,一身淡黄色的?#39318;?#20415;服,眼睛上蒙着一条已渐渐成为血色的黄布,唇角还带着笑意。明明拼杀许久,身上却仍然不曾沾上半分血迹,干净整洁。

    小鱼儿江玉燕都说他看着?#25512;?#26377;礼,但其实冷漠无比。可此时看来,即便身后遍是尸体,却也掩不住那种温静出尘。让人觉得,只要能追随着他,无论做些?#35009;矗?#37117;足够了。

    苏樱看着他,呆了好一阵。姜晨转过身时,她才猛然回过神来,忍不住拍了拍?#34892;?#21457;烫的脸。

    在她被关在牢狱之中时,的确很希望有人相救。她以为那会是重情重义的小鱼儿,但是他前来。令人意外,又觉得其实意料之?#23567;?#22240;为他也不是无情之人。

    他看着她时,似乎也看着其他的人影,不知是谁。对于这种莫名的感觉,苏樱决定将它存在心?#20303;?br />
    ?#34892;?#20107;可问,?#34892;?#20107;,不可问。

    “嗯。”她低头应答。

    其实救下你这件事,让我后来每天心情都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
<rt id="mycge"></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sup id="mycge"><center id="mycge"></center></sup>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
<rt id="mycge"><small id="mycge"></small></rt><acronym id="mycge"><optgroup id="mycge"></optgroup></acronym>
<menu id="mycge"><noscript id="mycge"></noscript></menu>